联盟第一高薪都不要了!爵士烂摊子气走斯奈德,波波钦点他继任

2022赛季刚刚开始的时候,爵士还没有从去年常规赛第一的光环里醒过来,他们梦想着卷土重来,不甘心“常规赛强队”的标签。

随着英格尔斯赛季报销,爵士火速把他甩卖给了重建的开拓者,加之米切尔、戈贝尔两个顶薪之间的微妙关系,今年的犹他爵士连“常规赛强队”的标签都配不上了,直接沦为一个烂摊子。

到今天,距离米切尔和穆雷的系列赛惊天对飚也不过两年;回望过去10年,爵士的“联盟第一”比任何一支崛起的球队都更为昙花一现。

虽然失去了英格尔斯,但爵士仍有DPOY戈贝尔、有超级新星米切尔、有最佳第六人克拉克森、有顶级射手博扬、有去年的全明星康利——独行侠只有东契奇,但爵士还是出局了。

【爵士G6出局 主场球迷当场崩溃】

这些年,爵士的纸面阵容一直不需要大修大补,作为一支季后赛上半区的球队,现在竟然直接从内部崩盘,令人大跌眼镜。和更衣室内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主教练斯奈德的执教能力和临场应变在联盟有口皆碑。

一直以来,NBA球队换帅有这么一个潜规则:等到休赛期,主教练和球队“和平分手”、息事宁人。就像沃格尔和湖人,都知道彼此不满,但还是一拖再拖、为的就是一个“好聚好散”的新闻标题。

斯奈德教练从来就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,潜规则对他来说没有意义。2022年6月6日,总决赛G2开打前夕,他无视爵士老板和管理层的苦苦挽留,甚至拒绝了联盟第一高薪的教练合同,毅然决然提请辞职,算是挺“不给面子”的操作。

尽管如此,社交媒体上对于斯奈德仍然一边倒支持,据名记Marc Stein跟进报道,心力交瘁的他决定休息一年,等来年回归联盟,毫无疑问会成为众球队哄抢的热门主帅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今年3月,Marc就披露斯奈德会成为波波维奇的继任者。对此,斯奈德的回应是:“你会对他取得的成就感到敬畏。”

在今天和爵士分道扬镳之后,Marc再次和内部消息源求证,确认斯奈德仍然是波波维奇传递衣钵的第一人选。此外,明年很有可能就是老爷子执教马刺的最后一年,这和斯奈德休养一年再复出的时间线也不谋而合。

他哪里来这么大的本事,连挑剔的马刺和古怪的波波维奇都如此倾心?

时间回到一年前,当2021年度的全明星首发阵容正式出炉,詹姆斯和杜兰特还没来得及组建各自的全明星阵容,第一个全明星主帅就被敲定了——奎因-斯奈德。

2020年3月,戈贝尔成为NBA第一位确诊新冠的球员,NBA被迫停摆,米切尔随后确诊,爵士队内两名球星嫌隙渐生。

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这件事才过去不久,爵士就为戈贝尔开出5年2.05亿顶薪,这是当时NBA历史上第三大合同,仅次于同年的扬尼斯-阿德托昆博和2017年的拉塞尔-威斯布鲁克。以奥尼尔为首的球评团拉满火力,对爵士管理层和戈贝尔本人疯狂开炮,球迷们也达成默契共识:这支球队走不了多远了。

在如此舆论压力之下,爵士在两个月内21战20胜,赛季初的战绩为24胜5负,以绝对优势排在全联盟第一位。

由于前一年湖人主帅沃格尔已经担任过全明星主教练,根据不可蝉联规则,爵士已经彻底锁定了半程西部前二的位置,54岁的斯奈德也将成为爵士队自从1984年的弗兰克-莱登之后的第一位全明星主教练——这项成绩,甚至连斯隆都没有实现过。

在拿起全明星教鞭之前,人们对斯奈德的印象,或许仅仅停留在那张动图上:转过头、面露凶光、眼神好像要把人吞噬。而在爵士并不常有的全美直播中,球迷们也常常能看到斯奈德对主裁判发难,他的气势和动作,处处都充满着大反派的风范。

这样一位酷似漫画角色,像是出身草莽。

当记者告知斯奈德,他会成为全明星主帅:“这说明我们队和我们的球员很不错,”他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,“很明显,我们赢了不少球,我们来比赛就是为了赢球的,说明我们完成了任务,表现不错。”

斯奈德自己不以为意,但这一殊荣对他的球员们意义非凡,米切尔说他对斯奈德的第一印象是“这个人从来不睡觉。”

米切尔说:“在每场季后赛的比赛之后,斯奈德都会主动找到米切尔交流战术和想法,而且是不分时间,想找就找。”

“我爱教练,”米切尔说,“对他来说当之无愧。我们做了一些东西,但是这些东西都是他天天记下来,不断跟我们强调的。我们训练有素是因为他训练得好,他自己肯定不会说,但我觉得他就是联盟里最好的教练。”

随着斯奈德辞职的消息公之于众,爵士内部的连锁反应如期而至,米切尔被曝“对留队极其动摇”。

知情人士称,米切尔现在“非常不安和苦恼,不确定斯奈德的离开对于球队未来意味着什么”。

英格尔斯说,斯奈德是他见过的“最好的人”,在这七年间,他会跟每个人谈心,了解他们的家庭状况,去主动聊生活,聊未来。斯奈德是一个非常体贴的导师,队里的每一个人都像是他的亲人一样。

戈贝尔还记得斯奈德到队里的时候,球队的前景并不好,而且就像是看不到希望。但在黑暗中,斯奈德从来没有放弃任何人,他对队员的鼓舞让盐湖城得到了蜕变。

斯奈德的离开何尝不是一种痛定思痛。

当初戈贝尔感染新冠,米切尔随后缺阵,两位建队基石爆发不和传闻,舆论早早论断这支球队很快会分崩离析。休赛期,爵士竟然陆续给他俩分别开出天价合同,爵士的前景扑朔迷离。

那个时候,没有人觉得爵士队里还有谁能制造新的希望,只有球员们清楚,只要斯奈德教练在,他们的底气就在。

面相凶悍的斯奈德,并不儒雅,也很少淡定,看起来像是野路子。事实上,他才是真正的学术派教练,积累了远比球员型教练更丰富客观的理论知识。

他的生涯一路坎坷,让斯奈德从奶油小生变得凶神恶煞,演化成了如今的性格和气势。

学生时代的斯奈德,曾经是华盛顿州高中第一人,随后被招募到了杜克大学。他在杜克打满了4年,大三大四都是球队首发控卫,也是球队队长。

在他效力期间,杜克4年3次打进四强赛。作为当家主控的斯奈德后两年场均7.5分6助攻,打法很团队,但完全不足以让他打上NBA。

在1989年选秀大会上,斯奈德落选了。他受邀参加了步行者的训练营没能留下来,没过几天,他干脆直接宣布退役了。

在大学四年期间,斯奈德拿到了哲学和政治学的双学位。1992-93赛季,他在快船当了一年助理教练。原本打算完全投入NBA生涯的斯奈德突然收到老K教练的邀请,邀请他回到杜克,担任篮球队的行政助理。经过短暂思虑,斯奈德兴然应允、重返母校。

“我一直想上法学院,”斯奈德回忆说,“说实话吧,我的大学教练(老K教练)也曾经打过球,但他是个出色的教练。他的经历告诉我,不一定非要选择一段漫长的球员生涯。我已经厌烦了继续打球了,我要有一个新的开始,所以我决定去上法学院。”

1995年,斯奈德拿到了杜克大学法学院的法学博士学位,还在那一年拿到了杜克商学院的MBA学位。4个学位在手,这样的人去哪个行业不是狠角色呢?

老K教练非常喜欢斯奈德,尽管他还在修博士学位,还是直接把他提拔为副总教练。在杜克执教6年之后,斯奈德被密苏里大学挖去担任主教练,并且第一年就大放异彩,同时也他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折。

2004年,NCAA调查违规招募行为,斯奈德被指控给一名叫做里奇-克莱蒙斯的球员非法提供金钱帮助,这次指控充满喜剧色彩,它来自于当事人里奇的主动告密。

当时,里奇因为殴打女友被捕,为了获取减免罪责,里奇指控斯奈德对球员提供非法帮助。

斯奈德暴怒不已:“我家没有监控!你觉得我执教的是一支干净的球队吗?你怎么去界定?我有没有请球员来我家吃饭?有!我有没有给克莱蒙斯一件外套和一双拖鞋,有!如果你们觉得这也叫贿赂的话,那么NCAA联盟真的就那么干净吗!”

“我给你们一个假设,假设我的球员错过了圣诞节回家的航班,他需要花75美元再买一张票,可他没有钱。这个时候我愿意帮助他,请问这个选择有问题吗?有。但在我的道德角度,我应该做吗?应该!”

密苏里大学支付给斯奈德年薪一半的57.4万美元,买断了他的合同。斯奈德失业了。

那几天,他想要永远离开篮球,从今以后去流浪上:一个人开着一辆破车,去廖无人烟的地方反思人生。

也是在那几天,超音速名宿丹尼斯-约翰逊突然病故,马刺下属的奥斯丁斗牛队缺少一个主教练的位置,人们又想到了这个极具性格的男人。

斯奈德连续几天辗转反侧,最终决定接手这份工作:“我还有很多篮球的理想,光靠自己想是不够的,我得去试试。”

发展联盟球员和大学球员可不一样,队里大部分都是来混脸熟的边缘球员,上了场就开始疯狂单打、无限开火、刷出漂亮数据,等着NBA球队来把他们捞走。斗牛虽然是马刺下属球队,也决然不会秉承马刺队的团队球风。

斯奈德非常不满,把球员召集起来,逼迫他们轮流回答一个问题:你们眼中的成功是什么?

“打NBA,哪怕一场球也行!”

“回到NBA,打上比赛、进入轮换。”

“打球打到不想打,未来当一名教练。”

答案全都不出所料,斯奈德凶恶的脸上恢复了一点平和,他告诉场上的每一个人,如果你们想成为目标中的自己,要先明白能给球队,给周围的人做什么。

打那之后,奥斯汀斗牛成了整个发展联盟唯一一支提前一小时来练体能的球队,用队员的话说,“一开始没有技术,只有强度”。

在密苏里大学执教,斯奈德的年薪是115万;半年之后在发展联盟,他的年薪是7.5万。不管是经济层面还是心理层面,斯奈德的落差都可想而知。他告诉斗牛队的每一个人:“我的任务是把你们送到该去的地方。”

那支球队最终把许多球员送回了NBA,当时被马刺随便下放的马辛米,后来成了NBA的首发中锋,拿了8000万的合同。

斯奈德在斗牛队执教了3年,成为发展联盟有史以来胜率最高的教练,顺利当选年度最佳教练。2010年6月,斯奈德接到了76人的合同,被聘请成球队球员发展教练。

离队之时,斯奈德旧问重发,他再次逼问斗牛队所有队员:你们眼中的成功是什么?

斯奈德一改锋利的语调,缓缓告诉队员们:“从密苏里离职之后,我离婚了,儿子也离开了我。”

“我开着一辆破旧的面包在路上不断问自己,什么才是人生的方向。直到斗牛给他这份合同。”

“遇到你们之前,我的人生只剩下潦倒了,我和你们一起找到了人生的方向。”

离开发展联盟,斯奈德的人生篇章从此进入下半场:2010-11,成为76人球员发展教练;2011-12,进入湖人教练团;2012-13,加盟莫斯科中央陆军;2013-14,加盟老鹰。

每次任职都是短短一年,但他每次都在扮演重要的角色。这四年,斯奈德身边的人分别是道格-科林斯、迈克-布朗、梅西纳、布登霍尔泽,也都是菜鸟教练。在他们身边的斯奈德汲取了大量的知识和经验,这些宝贵的财富,加上他内心深处对于球员的情感投入,铸成了斯奈德的篮球哲学。

2014年6月,斯奈德走马上任、成为爵士主帅,而此时勇士正在掀起新的篮球浪潮。在斯奈德看来,爵士并不适合新的篮球风格,“那是勇士的节奏,如果我们跟着他的速度打,那一定会输得很惨。”

他开始建设全新的爵士体系:当戈贝尔和另一个大个子在场,球队就开始降速;而当米切尔、康利或者克拉克森主导的时候,速度可以提到最快。这支爵士和以往不同:他们防守强度极高,但又是一支多人持球组织,一大四小,大量远投的球队。也就是说,斯奈德打造了一支属于这个时代的新浪潮球队,却又打着明显的爵士烙印。

斯奈德的理念里,不要为了寻找空位而刻意来回传球,他鼓励队员们要有勇气,觉得可以出手的时候就果断投篮,只要防守端能够限制对方得分,他不介意球员在进攻中打得不合理。这赛季的爵士每场出手42.3个三分球,排在联盟第一位,命中率则是惊人的39.3%。

斯奈德喜怒形于色,他的暴怒会从眼角和额头显现出来,他认为爵士还有提高的空间。但在这支空前团结的爵士里,斯奈德说了一个属于他的秘诀:

“我从不在乎会被裁判逐出去,”他说,“有时候我是故意的。特别是为了戈贝尔,他经常会感到委屈,这个时候如果我去大声质疑裁判,最后导致被驱逐的话,戈贝尔就会意识到,教练原来无条件支持我,他会充满动力。”

2022年4月29日,爵士在主场迎战独行侠,大比分2-3落后的盐湖城背水一战。

整场比赛,两支球队互相撕咬,局面并不好看。最后4.3秒,爵士96-98落后,斯奈德坐怀不乱,他在两分钟的暂停里画出了一个完美的战术,球员们的执行力同样可圈可点,无奈博扬空位三分不中,爵士的赛季结束于此。

许多人不知道的是,戈贝尔在这场生死战前一晚在家玩弄自己的的蜜蜂,被蛰肿了右眼。

爵士出局不到3天,戈贝尔借媒体之口逼宫:“Him or me.”(我和米切尔只能二选一)。

失败不足以逼走斯奈德,但任性的球员会。

时至今日,斯奈德如释重负,爵士却再难从教练的自由市场签下优于他的人选。无论他是否会接班波波维奇,。